0226 大哥一起抬钢管吗6(1 / 2)

顾念念翘着二郎腿看着那人,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“真难看。”顾念念咂舌,觉得没趣。

秦笙狼狈的趴在地上,看着顾念念的居高临下,只觉得对方过于残忍了。

“求您了,放过我吧……”

“你为什么过来。”

顾念念的声音传入秦笙的耳中,秦笙骤然一愣,抬眼间又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迷糊小白兔模样。

“我不知道呜呜呜……父亲让我过来的。”秦笙道,那小模样倒有几分楚楚可怜。

顾念念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烟,点燃了一支,叼在嘴里。

秦笙仰着头看见,对方狭长的眼睛眯着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“就你们父子两的小心思我还不知道?”顾念念挑眉看着秦笙,他跪趴在地上。

“嗷呜!”

秦笙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嗷叫,扭头一看,对上了一张倾盆大口。

“啊!!”秦笙吓得往后退,可背后已经是玻璃墙,别无退路。

“噗嗤。”顾念念轻笑,“这么害怕干什么?不过是家里养的小宠物罢了。”

秦笙使劲儿往后退,恨不得把自己和玻璃墙融为一体。

“嗷呜……”

那野兽似乎也不想对秦笙下手,坐在原地,隔着玻璃墙看顾念念。

顾念念勾唇,把烟夹在指间,吐出了一口浑浊,道:“我这小可爱可是饿了些许日子的。”

秦笙眸孔放大,倒没看出来哪里有知性二字的影子。

那野兽抬起爪子,一举挥下,秦笙赶紧站起来跑。

房间就那么大点,秦笙想跑,也跑不到哪儿去。

顾念念饶有兴趣地看着房间里猫抓老鼠的游戏。

那野兽不着急,就这么戏弄着秦笙。

“啊!”

秦笙终究是体力不支,被野兽一爪子抓下,单薄的他被压在爪子下面,胸口的衣服被撕坏了。

“嗷呜!”

野兽长得潦草,一口獠牙直让人犯恶心。

看着野兽要把自己的头吞下,秦笙心里没底。

按原计划他就是干什么也不会招,顾念念应该不会直接对他下手。

可秦笙被压在爪子下,野兽的指甲都已经陷入了肉里,生生的疼。

鼻息间都是野兽涎水的味道,带着几分臭味,秦笙抬头,入眼的是野兽的深渊巨口,獠牙间挂了几根银丝。

“啊!”

秦笙本想着赌一把,顾念念不会对他怎么样,毕竟顾念念想得到的消息还没到手,可以转眼那野兽就要把他的头给吞了。

“放开他。”顾念念轻声说道,带了几分宠溺。

野兽乖乖的张开嘴巴,把那颗头吐了出来,爪子也松开,往后退了两步就乖巧的像只狗崽子坐在那里。

“呼……”

野兽的口腔都是臭味,秦笙有些难以忍受的趴在地上干呕,他头发上还带了些涎水。

秦笙呕着呕着就咳了起来,咳得面红耳赤的。

“小乖,先回去。”顾念念道,野兽喃喃一声钻进了床柜后的幽深通道。

房间中只剩下了秦笙一个人,顾念念隔着玻璃墙看秦笙狼狈的样子,轻蔑一笑。

“叮咚”不适时的手机铃声响了。

“喂。”

陌生来电人是顾父。

顾父声音雄厚,传入顾念念的耳中,却莫名的少了父亲的感觉。

“找我有事?”顾念念听出声音的主人,问道。

刚才那支烟还没燃完,顾念念却没心思吃,顺手掐灭了。

空间里面充斥着烟味,顾念念闻着有些定神。

“今天晚上突然有事情,所以我和你阿姨今天中午过来给你过生日。”

顾父道,声音没什么异样,估摸着也没什么觉得不对。

顾念念轻呵:“我知道了。”

顾念念站起身来,挂了电话。

“顾爷……顾爷!”

秦笙眼看着顾念念就要走,跌跌撞撞的跑到玻璃门前,不听拍打着,不断呼喊。

顾念念没回应,转身离开了。

“砰!”

门被甩上的声音特别大。

-

顾念念回到公寓时,陌母正巧做好了午饭。

都是很家常的。

顾念念瞥了一眼坐在餐桌上的顾父和陌子尚。

“小念回来了?坐下尝尝阿姨的手艺吧。”陌母围着围裙,把饭锅放在餐桌上,笑眯眯的对顾念念说道。

念念仍旧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。

“小念,吃吃看这个。”陌母夹了一块狮子头放在顾念念碗里。

顾念念看着碗中的狮子头,攥着筷子的手不断加紧。

“念念,妈妈今天学会了做狮子头,你尝尝看!”

“谢谢妈妈,好好吃!”

儿时顾母为自己做狮子头的场景映入脑海。

“别做这些无用功了。”顾念念忍着脾气,说道,看也没看碗中的狮子头。

“小念,你这是什么意思啊……”陌母尴尬的扯了扯嘴角,看着顾念念面无表情的吃了一根青菜。

顾父看向了顾念念,眼神似乎是在责备顾念念的不懂事。

顾念念轻嗤一声:“顾先生最喜欢吃的狮子头,妈妈曾经也很努力的做好不是吗?”

顾念念看向了顾父。

顾父和顾念念之间的接触一直很少,他连顾念念的现状都不知道,可当他对上顾念念那双狐狸眼都时候,愣住了。

狭长的眸子只剩下死水,没什么情绪的样子。

顾父没见过那样的眼神,到底是什么把幼时活泼的顾念念变成这样,顾父没胆量猜测。

“那都是往事了,念念你要乖。”顾父说道,给顾念念加了一块水煮鱼。

顾母身体不好,吃食一向清淡,顾父依稀记得顾念念口味也很清淡。

陌子尚看了一眼那块鱼肉,终是忍不住了:“叔叔,她不吃清淡的东西。”

陌子尚是一个很细腻的人,他也是无意之间发现,顾念念并不喜欢吃清淡的东西。

顾父握着筷子得手顿了顿,他还特意嘱咐陌母把今晚的主菜都做得清淡。

原来顾念念早就变了……

顾念念勾唇,没说话,吃了第二根青菜。

小时候顾念念特别挑食,从不吃青菜,顾母会千方百计得让顾念念吃下去。

现在顾念念吃蔬菜了,可是妈妈再也回不来了。

“前段时间看念念一个人在外面吃早餐,是不是陌子尚没好好照顾你?”陌母轻声问道。

顾念念本不想理会,想了想待会儿小冬瓜又要喋喋不休,开口说道:“没有,那天突然想出去吃。”

陌子尚转头看顾念念,没什么多余的面部表情。

‘男神好感度+10,目前好感度10’

-

一顿饭吃的匆匆忙忙,顾父丢了一张银行卡给顾念念,就呆着陌母离开了。

顾念念见两人离开,放下了筷子。

桌子上的饭菜基本没怎么动过,顾念念面前瓷白的碗里还有一块水煮鱼和一块狮子头。

“你还好吗?”陌子尚坐在顾念念的反方向,他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。

顾念念撇了他一眼:“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。”

抬脚离开了。

陌子尚看着对方离开,也没去追,无所谓的吃饭。

触及那盘顾念念唯一动过的青菜面前,似乎是觉得恶心到了,丢下了筷子去打游戏了。

顾念念蜷缩在衣帽间的柜子里面。